周洋"劳动风波"暴露社会对实话的叶公好龙

2017年4月13日 来源:中国青年报 澳门葡京赌场

多年的运动员生涯让周洋与充满各种潜规则的中国社会相间隔,依然质朴的她才“无知者无畏”地说出一句句实话,但当实话指向他人时,大家大声叫好;当实话影响到自己时,大家又强烈不满。

  夺冠时,周洋首先“感谢父母”被体育总局高官斥责为“应先感谢国家”,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称赞这姑娘实在;而当前来慰问的市委书记问周家“还有什么困难”时,周洋再次实话实说称“父母没劳动”时,却有很多人指责她自私。是不是周洋撒谎说“家里没困难,有困难我也能自己克服!请领导安心,我一定努力训练再创佳绩”,这才让某些人满意?

  也有人说周洋都有那么多奖金了,还向市委书记要劳动,好不知足!不管周洋按限定得了多少奖金,都是夺金后所受的奖励,而每个公民都有劳动的权利,是我国宪法第四十八条明确保障的根本权利,两者并不矛盾。

  还有人说周洋素质太差,换个高素质的人就不会向市委书记“要劳动”。如果你家里人失业,又赶上市委书记主动问你“有没有困难”时,你还硬说没有,只或许有两个原因:一是根本不想劳动,二是你太熟悉这个社会或官场的潜规则,太世故圆滑。

  有的媒体则劝导周洋:奥运冠军没有必须得到安排亲属劳动的权力。这话没错,但奥运冠军的亲属,同样享有宪法赋予的劳动权利。问题关键在于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周洋那样得到市委书记的特殊关怀。处置所辖地区群众的失业问题,是地方官员应尽的义务,不管他们是否是奥运冠军的亲属,地方官员都应该走进他们家里,真诚地问一句“家里有什么困难吗?”

  如果说周洋第一次的“感谢风波”源于中国独有的官僚学问体系的惯性思维,那这次的“劳动风波”则源于长期以来“不患寡患不均”的国民心态。新浪微博上一位博友“老丑”回顾得很精辟:第一次,领导容不下诚实;第二次,百姓容不得诚实。因为,这个社会,容不下诚实!

  在今日中国社会,比“自私”更可怕的是严重的犬儒主义和机会主义倾向,很多人不相信公平、正义、规则、市场、民主等一系列人类历史上创造的美好价值,只相信眼前的实惠和小利,甚至为此不惜伤害任何正义的准则。这往小处说是集体虚无主义,往大处说则是整个民族的信仰缺失。

  大家缺少的不是小道消息,而是遇到事情后,能按正确的逻辑去剖析问题的能力和籍以获得此能力所必备的常识。当每个人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不再人云亦云、以讹传讹时,大家才有一个智者的社会。

相干链接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